用户名: 密码: 记住

赶尸集之前世今生:第123章 友情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赶尸集之前世今生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乱草涧是不随便进来人的,因为进来你会被无数把利刃割得遍体鳞伤,甚至伤上又伤,皮开肉绽,最后失血过多休克也不一定。甚至都没有人愿意在这里开一条路,因为那草是割不尽的,不多久,就又是苍苍莽莽的一片一片在风中前俯后仰,向你耀武扬威,真是好不气人啊。

    它们从来不欢迎有东西往里走,而好多活物却毅然的逆着利草而行。花上好多天时间,只为遍体鳞伤的拜于风岚大庙前,求得一身本事。当你出去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连草都不割你了,你就觉得有本事了,这下我终于征服这桀骜不训的茂草。

    然而这一回魇魁他也忍受着这割死人的野草咧着嘴拿着刀在不停的砍开一条路,这愚蠢的办法弄得他满手都是血,又气又疼,他快速的刀法,一不小心就被倒挂下来的茅草给拉开了一道深深的伤口,暗红色的血一下子就滴到了地上。他终于放弃了,捂着手带着巨魄徒步扎进了野草堆。

    不知多久,魇魁终于走到了头,在哪乱草的边缘,有个修道的刀客站在草的尽头,等魇魁刚拨开最后一从草,还未从草里出来就与他面对面,实际上应该说是面对肚脐眼。

    那刀客一手扶着刀,是个穿着懒散的灰布衣服的人类,光着叫,披头散发,没有胡须,看上去很年轻,他正在用小拇指掏耳朵。整个人矗在那里,正好面对面与魇魁的肚脐眼那么高,他一眼不眨的看着魇魁的肚脐眼,一见魇魁甚至不愿意抬头去看他,一脸懒散不耐烦的道:快带着你的人,不对,带着你的鬼往回走,这里很危险,不是你可以停留的地方。

    那魇魁气炸了,面前这家伙比那割人的茅草还要可恶。他大叫道:快说,魅族子民藏身何处!

    那个人歪着嘴笑了:我们这里进来过三四个魅族佬,但很久以前就离开了,你要找哪个?

    魇魁咬牙切齿见他这副懒散样子,心中顿时想要一把将他提狗一般吊起来羞辱。魇魁猛的出手去抓,那剑客不慌不忙,伸出掏耳朵的手,握住魇魁食指,狠狠的掰了一下,咔嚓一声,疼得魇魁跪在了地上,这会两者终于是面对面了。

    那刀客手摸刀柄,前后跨立,满脸无奈皱着眉头带着撒娇的语气道:丑八怪,别成天就想着羞辱人,会死的!如果不是师傅让我在这里堵你们,我只想砍完木头就回去洗个澡睡个觉,你跟魅族有什么仇恨,自己去魅族峡谷找人,跑这里来还要被草割个半死,连兔子都被草挡在外面了,一般人怎么可能进来,这草要割死人的!

    魇魁想要起身反抗,那刀客瞬间握住了刀,一股杀气瞬间从眼角里亮了出来,那草都向前吹了起来,魇魁定住了,他皱着眉头看着那双锐利的眼,那一瞬间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就好像已经死过了一次,于是魇魁变得镇定了,他缓慢的起身,带着巨魄一声不响的往回走了。他的怒火熄灭了,甚至发现了乱草涧里的一个秘密,其实无论谁往外走,都不会被草割的。

    这一天坎拉士出了点状况,魅族的子民已经把可以吃的东西都吃完了,已经忍饥挨饿了三天了。他们越走越慢了,坎拉士灰头土脸,满脸愁容。他此刻在想着生与死,活着要继续忍饥挨饿,还有无尽的颠沛流离的折磨,如果天上掉下一块石头把自己砸死,他会非常干脆的躺下,安详的闭上双眼,这样就能丢下自己的责任,也没有人会怪自己。他被自己这种推卸责任的想法逗笑了,他笑着在山地上仰望冬升起的温暖太阳,顿时又觉得活着挺好。荣誉与屈辱交织真是令人感到矛盾的事情,生与死的取舍一样令他觉得稀里糊涂,最后他长叹一口气:饿傻了,饿傻了!稀奇古怪的想法!

    当坎拉氏的子民饿得寸步难行,坎拉士有一种濒死的感觉,这时候会出现各种幻觉,他又看到了坎拉因依旧在手持鬼神戈嗔怒咬牙为鬼道的生存与地府八王与及各路神仙在共工山死战,他没有看到坎拉因怎么死的,所以他一遍又一遍的想象着坎拉因到底怎么死的,他只听说,战斗僵持到几十日后,坎拉因被某种箭制神器射中,中了很多箭,因而战事急转而下,最后一败涂地。他很执着,想了上千种可能,或许许多大同小异,但最后的结果都是坎拉因死去了,许久他才明白,他一直不能从坎拉因的战死中释怀,几十年过去了,他还时而从嘴里蹦出一句:让我一起去共工山多好啊。但坎拉达一提坎拉因,坎拉士却总是冷冷的一句:打住,听了厌烦!坎拉达一直都有自己的矛盾。但他却没有想到就算听得厌烦,他也再也不能听到坎拉达再说出这句令他厌烦的话来了,这个可怜的鬼啊,总不能让他就这么饿死吧。

    恶鬼与人本质上的区别在哪里?我曾经在睡梦中问过鬼,也问过神。

    鬼说:我们前世,或前几世造了孽,所以今世我们被魄为恶鬼。但我们一点都不后悔,就是觉得做鬼非常好,要我做人,简直在侮辱我的鬼性。

    神说:做鬼与做人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在你一生中会听别人说这人跟鬼一样却不会听到这鬼跟人一样只是因为,鬼性非常恶劣罢了,你看他们无论如何都要相方设法给人设障碍,就算能变根绳子,能绊你一下也好,或者时不时附在人的身上,让你忽然觉得怒火难平,张口就要骂人,骂完就离开,让你觉得忽然很空虚,而后才发现刚才好像咒了人,这明明是不对的,为什么要去做,悔一千恨一万,忽然发现自己变得恶劣了,跟鬼一样,生了歹毒的心理,却又无不希望自己应该要找回好人的感觉。

    鬼说的不错,神说的也不错,但是都不能动摇我的想法。鬼与人根本没有分别。

    就当北上这一支魅族子民将要饿死的时候,四面八方忽然咚咚直响,远处的树木震动,群鸟乱飞。把这饿得昏昏欲睡的子民一下从濒死线上拉了回来,他们急急忙忙的露出恐慌与好奇。再要死的魅族子民都爬起来要去看这动静,你看鬼与人也是一样的嘛,就算要死了,好奇心要先满足一下。

    而后那阵仗持续了许久,忽然便从四面把方的树林里嗖的一下蹿出无数的骷髅,他们气势汹涌,他们举着各种各样的东西,比如野猪,野鸡,刺猬,山羊,食牛,猴子,还有,死人腿?

    他们就像是要歼灭这一万多魅族子民一般,风风火火张牙舞爪的蹦了过来,一把将手上的东西砸在了他们的脚面前。魅族子民欢天喜地,一拥而上去争抢食物。

    山骷髅骑着骷髅狼出现了,他依旧一声不响到了坎拉士身后。坎拉士坐在地上喘着气。他在林子了发生大动静的时候被吓到了,他以为这一支北上的魅族子民怕死不饿死也要被狼咬死了。他镇定的盯着树林,满脸肃静,身边一百来个士兵都围了上来,都一脸肃静的看着林子。当第一个矮小的骷髅举着死人腿从林子里跑了出来,还被草绊了一下险些摔个支离破碎,坎拉士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东升的春天里的太阳,异常温暖,鬼与鬼之间与人与人之间是一样的,依旧存在着友情,依旧能感受到东升的春天里的太阳的温度。等等,不对,骷髅是感觉不到太阳温度的,那该怎么编下去,哦,对,骨子里有着温度(零度也是温度,你不可否认吧!)

    山骷髅的冷峻,它一话不说,一声不响。

    其实想说也说不出来,它又没声带。他在等待着坎拉士自己回头,山骷髅对友情的需求,并不是朋友的泪水,更不愿意看到泪水,因为它自己不会流泪,他冷峻思想着你给我看泪水做什么,我将来又还不了你泪水。(我他妈又不可能哭给你看)

    坎拉士长吸一口气,而后站起身张张眼眸,笑着转身看着山骷髅。

    山骷髅依旧一声不响的看着远方。

    远方,一个矮小的骷髅,举着死人腿,张着嘴,摆出一副可爱的笑脸,东边送鬼,魅族子民皱着眉头,连连摇头。它又西边送鬼,魅族子民摆出双手连连拒绝。可怜的矮骷髅失落的将死人腿丢在了地上,垂头丧气。一边的骷髅见了,便惺惺的过来,将手搭在矮骷髅肩膀上,伸出另一只手握住矮骷髅的手,想要给予安慰,只听见咔嚓一声,矮骷髅的手臂不小心被握了下来,整个脱离了肩膀。那骷髅看着手里的骨头,愣了几秒钟,而后忽然不自觉的往自己胸脊上一接,忽然便露出了本性,它挥舞着三只手臂向周围炫耀,顿时四周骷髅就像收到了信号一般,轰然一声便打作了一团,成千上万的骷髅陆续加入了争夺手骨的争抢中。

    山骷髅依旧一声不响。

    坎拉士眨眨眼睛,开口问道:我该怎么谢你?

    山骷髅伸手化出一道流光:魅族峡谷中有十几万冤骨,我想要那个,可以吗?

    坎拉士沉默了,而后望向冷峻的骷髅,山骷髅还是那么冷峻,丝毫没有任何波动。

    坎拉士点点头。

    山骷髅便骑着骷髅狼走开了,坎拉士望着山骷髅的身影长叹一口气,山骷髅的好,也只有坎拉士最清楚,连我都还没想好怎么把山骷髅的好编完整,鬼与鬼的友情和人与人的友情,没有分别,不需要多说什么,却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人与鬼,又有什么分别呢?

    乱草涧的草堪比那精心锻造的刀剑一般具有杀伤力,它们是一从从由内向外生长的野草,食牛是不爱吃它们的,除非新软的草被吃到连根都挖不出来的时候,食牛才会卷动着舌头,小心翼翼的摄取它们的能量,它们一不小心就会割伤嘴唇,而后鲜血就会不停的流出来,稍有不慎重,就会烂开一片,在夏天到来以后化脓,而后在哀鸣中痛苦死去,是的,这里的草,会割死人的。

    你看它们长得苍苍莽莽一大片,好似一片森林一般。但是却远远比森林危险,每每一株都像极了持剑的武者,那陌陌的风一过,它们就开始窸窸窣窣的相互比试。

    《赶尸集之前世今生》十大经典女强玄幻小说全文字更新,牢记网址 : http://www.djpvstem.com/books/3730.html
上一章        赶尸集之前世今生章节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